阿尔巴尼亚测试植物修复技术:用植物来消除土壤污染

Published on :

译者/Mengya 在阿尔巴尼亚,农民们正在热情地种植一种曾经被认为不受欢迎的植物 [拉丁名Alyssum murale,庭荠属植物]。 因为通过吸取镍等重金属,具有”超积累性 “的这种庭荠属灌木植物会消除对土壤的污染。该实验得到了当地与法国科学家的支持。 无论该地区的农民如何努力,奥赫里德湖沿线充满阳光的田地产量始终不高。在这片距离马其顿边境几公里的红色干燥的土地上,人们必须保证牲畜的饲料供应。 “这块土地产量不高。这是因为土壤中的镍,” 戴着帽子的60岁农民Dalip Gaxho说, ” 唯一可种植的是饲料作物。这一片土地并不肥沃,不适合种植其他作物。” 在植被稀疏的山上,我们不时可以看到当地共产主义时期留下的地雷痕迹。

史前的男人也是女人

Published on :

作者/科学批评(Sciences critiques) 译者/恰恰 玛丽莲·巴杜-马席斯(Marylène Patou-Mathis)是一位史前学家,也是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研究负责人。她依靠该学科的最新发现以及当今学术文献所传达的普遍观点的分析,为一部全新的跨越时代的女性史奠定了基础,它因打破了性别歧视偏见而更加接近现实。我们向这位《史前人类同样为女人:女性隐形的历史》(L’Homme préhistorique est aussi une femme. Une histoire de l’invisibilité des femmes,Éditions Allary于2020年出版)的作者提出了三个问题。

伟大的解体:“我从没想过我会活着看到行星坍塌的恐怖”

Published on :

作者/乔艾尔·格吉斯译者/ Icy 看着我热爱的国家因澳大利亚政府拒绝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而遭受不可挽回的伤害,我的心碎了 这是澳大利亚作家应对 2020 年挑战的系列文章的一部分 如果你曾经和一个垂死的人在一起,你可能会意识到一个人的生命力到底有多强。父亲病重的时候,一个看不见的不归路渐渐被划过,突然死亡就在眼前。我们无奈地退后一步,知道无能为力,一些至关重要的东西已经溜走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地看着生命在痛苦的断断续续中熄灭。 作为一名气候科学家,目睹了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森林大火的发生,我对目睹了不可逆转的损失也感受到了同样令人反胃的认识。 在我们国家有记录以来最热和最干旱的一年中,经历了无情的高温和干旱,我们最后的原始森林化为灰烬。我们看到惊恐的动物皮毛着火逃离,它们的身体化为灰烬。那些幸存下来的人在被摧毁的栖息地的烧焦残骸中面临饥饿。

重启GDP,这个怀有执念的体系?

Published on :

作者/ François Jarrige 译者 /Tengjiao Tan 新冠病毒危机正处在一个岔路口。它也许是一个批判国内生产总值( GDP )体系,以创建另一个没有那么强破坏力的世界的机会。也许会根据纳奥米·克莱因( Naomi Klein ) 的“休克策略”理论,成为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执念释放新的机会,这将加剧社会危机,环境问题,以及正在压倒我们的健康问题。 *** 新冠疫情对世界各国国内生产总值 ( GDP ) 造成了绝对的中断。面对这样的大幅下降全世界的政客与专职撰稿人都表现出了恐惧。 在欧洲,2020 年第一季度,这个数字收紧了 12%( 英国约 20%、西班牙约 18%、法国约 13% )美国和巴西约下降了 20%,印度下降了20% 。 媒体接连抛出他们神秘的近乎是巫术的统计数据。面对自 1945 年以来日益严重的经济衰退,各国政府宣布了大规模的经济复兴计划和对企业的大力支持。如此大规模的生产停滞让我们回过头来去思考那些早就已经很明显的事实。 在这种语境里,法国企业运动联盟 ( Medef ) 主席呼吁尽快重新启动经济机器,其他人则要求创造一个新的世界,马克龙总统甚至曾一度质疑自己的自由主义信仰。 “GDP 被称作现代的吉祥物,它以疯狂的方式召唤着悲剧的到来。” GDP 处在在争论的中心,这个体系一定要被重启?如何重启?对于法国企业运动联盟来说,就像大多数产品主义者总是把财富的增长和对商业的掌控放在第一位,只有 GDP 的增长才能扩大税基和国家的收入,偿还堆积的债务,应对危机带来的人口贫困。

赛尔吉 拉图什 ( Serge Latouche ) : 科学有必要去殖民化

Published on :

日/记者:Gary Libot 译者 /Tengjiao Tan 巴黎南大学(Paris-Sud ) 名誉教授赛尔吉·拉图什( Serge Latouche ) 自1960年以来深入批判发展与经济增长。他认为从二战开始科学逐渐成为科学与技术的结合。对于技术和科学而言,这都是历史的空前。科学技术已经,也正在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前无古人又绝无仅有的角色,同时它也成为了资本主义热工业膨胀的源动力。 科学批判 — 您有很长时间作为致力于发展的经济学家,那么发展这个概念来源于哪里呢? 赛尔吉拉图什( Serge Latouche ) : 每当我 们去寻找概念的时候,它都会有一些随意。“发展 ( développement ) ”这个词是由生物进化学来的,与“增长 ( croissance ) ”有些类似。我们可以发现,很久以来,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起德语文本中 “ entwicklung (发展、成长)”在法语与英文环境中通常被翻译为“ développement ( 发展 )”具有经济的意味。如果将前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 Harry Truman ) 1949年1月20日的著名演讲作为“发展”这个概念诞生的标志性日期,那是因为它抛出了一个有力的符号,那就是经济“发达 ( développement économique )”与“欠发达 ( sous-développement économique )”。 “ […]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生物多样性

Published on :

nature: Seeing biodiversity from a Chinese perspective 译者: Danhua 爱丽丝·休斯(Alice Hughes)详述了她在中国工作的感受以及该国为帮助解决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全球性问题所做的努力 英国动物学家爱丽丝·休斯在中国南方的云南省勐仑县的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工作了近八年。云南昆明将于今年10月举行首届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而爱丽丝说自己对该国的生态保护方法已有所了解。 您目前的职务是什么? 在中国最多样化的植物园内,我领导着一个景观生态学研究小组。我们团队旨在更好地了解动物的生活以及它们与环境的相互作用。这将有助于我们去用更有效的方法来保护生物多样性环境。 这个18人的团队隶属于中国科学院(CAS),其工作包括:绘制生物多样性地图,研究不同物种的非法和合法贸易,以及弄明白我们的自然世界在何处以及为何发生变化。然后,我们制定可行的措施来帮助阻止这些变化的最坏影响。 例如,我团队中的许多成员正在研究多种中菊头蝠。我们的遗传研究表明,大约70%的中菊头蝠种尚未纪录于科学文献。如果你无法描述一个物种,那么你将无法保护它。

帕特里克·查斯泰恩特:技术进步带来的问题比它解决的更多

Published on :

作者 / 科学批评(Sciences Critiques) 译者 / 恰恰 雅克·埃吕尔(Jacques Ellul,1912-1994),作为一位在“技术进步”议题上颇反传统的思想家和一位产出频繁的作者,也是有助于我们理解当代生态危机的知识分子中不可忽视的一位。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当下,他对 “技术社会”的解读,即“神化”了过度开发人类资源及自然之技术的社会,为我们揭露了威胁着现代社会的危险。我们向帕特里克·查斯泰恩特(Patrick Chastenent,波尔多大学政治学教授,《雅克·埃吕尔简介》(Introduction à Jacques Ellul,2019年由La Découverte出版)一书作者)提出了三问。 ··· 科学批评:雅克·埃吕尔的思想能够如何帮助我们来理解当下的危机及它的成因呢? 帕特里克·查斯泰恩特:从本质上而言,他的思想更是一种意在阐释真实的思维框架,而非某种封闭的哲学体系或者用于背诵的实用指南。埃吕尔反对提倡极端经济变量的马克思主义“圣经”,他认为现代社会无法简单地以“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来概括,因为它首先是一种“技术社会”,也就是说这是一种寻求效率、力量和控制却不足以有能力规避风险的社会。这不是说这场危机是处于多维度下的,更确切地讲,埃吕尔的思想更是一种以自由为基石、旨在理性分析威胁这种自由之危机的全局思想。 什么样的危险呢?首先是对技术力量的迷信,对技术的神化,和在所有领域内引发过度开发地球及人类资源的狂妄。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年轻的埃吕尔希望经济能服务于人类,而非本末倒置。但同时他也指出,尽管世界上存在诸多不同的意识形态,但所有政体都不约而同地在技术问题上做出了相同的选择,即寻求绝对高效和独立的手段。埃吕尔精准地描述了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现象,用他的说法就是“技术普遍化”,这意味着从长远来看,世界将变得越来越统一,并将愈发依赖技术专家。即便他未使用“全球化”这个词,但这一想法其实早在他的技术三部曲中便初见雏形,他将技术系统形容为“一个各要素相互联系的整体,个体的进化会推动整体的进化,而整体的任何变动都将反射到个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