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的男人也是女人

Published on :

作者/科学批评(Sciences critiques) 译者/恰恰 玛丽莲·巴杜-马席斯(Marylène Patou-Mathis)是一位史前学家,也是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研究负责人。她依靠该学科的最新发现以及当今学术文献所传达的普遍观点的分析,为一部全新的跨越时代的女性史奠定了基础,它因打破了性别歧视偏见而更加接近现实。我们向这位《史前人类同样为女人:女性隐形的历史》(L’Homme préhistorique est aussi une femme. Une histoire de l’invisibilité des femmes,Éditions Allary于2020年出版)的作者提出了三个问题。

基于亚洲文化传统的生态女性主义— 实验短片迴-1 Experimental Video art-Samsara-1, 电影节于5月17日-24日

Published on :

Samsara-1 迴-1 Ernestina Zhu 朱欣怡 独立艺术家 入围2021年Lift-Off Global Networks Online Session推出国际电影节于5月17日-24日在线展映 她的最新实验短片作品为二部曲世俗到神圣,土地自然之敬畏乃至孩童至老年与其内在神性表达。本片以人为中心,以人为源头,而非工具或科技,重识女性个人存在与艺术的关系。运用非常规艺术表达手法,形成新媒体实验短片,探索对存在的思考,对生命神性、母性、文化、自然、人类生长之敬畏。 生态女性主义认为,女性具有与自然的认同感,并通过具体而充满爱心的行动与自然联系1。由奥博尼提出的号召女性领导一场生态运动,重识人和自然的关系2。基于此生态女性主义的内核始终贯穿实验短片,朱欣怡试图将生态的本质、 生长的过程与女性个体相连接,尝试运用创新性意识流艺术表达手法,与她自身作为女性现代艺术家的身份连接,亚洲女性本身对传统束缚与自身身份认知与内核矛盾的打破。 Ernestina Zhu 朱欣怡 致力于将现代艺术与社会学、现代科学、宗教、哲学、女性主义相结合,她是中国女性影视人助力平台会员,2019韩国驻华使馆荣誉中韩交流小天使,中韩文化与法律交流中心北京法学会交流大使。最新实验影片“迴-1”入围Lift-Off Global Network Online Session在线国际电影节展映。曾在2018年工作关于教授联合国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第3项政治平等,2019年工作关于推广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第16项Eco-life。她将艺术作品带到世界多个角落,尝试运用现代艺术推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可理解性、可传播性、可实践性。 朱欣怡Ernestina Zhu 独立艺术家 中国⼥性影视⼈助⼒平台会员(WIFT) 韩国驻华使馆中韩交流“荣誉小天使” 北京法学会中韩文化与法律交流中心交流大使(CKCLEC) 部分节选: 1 1.杨玉静.生态女性主义视角下的中国妇女与环境关系评析[J].妇女研究论丛,2010(4). 2 2. [美]约瑟芬·多诺万著.赵育春译.女权主义的知识分子传统[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1.

MARIA MIES, SILVIA FEDERICI, AND BIOPOWER 玛丽亚∙密斯, 西尔维娅∙费代里奇,以及生命权力

Published on :

者 /Von Andrew Ryder 译者 / Mengya Zhu 在20世纪70年代,社会活动家及知识分子发展出新的探究模式来理解人体的管理、控制和惩罚,以及这些技术对我们了解自己和与他人沟通的方式上构成的影响。如果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关于生命政治的著述是一个特别著名的例子,他的创新与另一项独立发起的努力是同时进行的:始于意大利的自治女权主义者的实践和理论努力。这些思想家从研究家政劳动及其所产生的价值的性质的新方法开始,发展了越来越广泛的方法应对种族主义、殖民地和后殖民地的奴役、生态剥夺以及女性附属等问题。自治女权主义者(Mariarosa Dalla Costa,Leopoldina Fortunati,Maria Mies和Silvia Federici等人)预见着一系列女权主义和酷儿理论的其它发展,制定了有关强制性异性恋、性商品化、强奸文化,以及阶级和性别之间相互关系的复杂表述。此外,这些作者提出的结构性甚至是总体性方法今天可以为我们提供很多东西,因为它仔细地阐述了可以建立团结的共同斗争视野。

动物,女性,土著人:三类形象的共同恐惧

Published on :

文/Ana Minski 译/Mengya Zhu “有一些沉重的历史遗留问题需要被揭示,否则同样的意识形态陷阱会再次出现,并导向同样的盲目与政治僵局。”(Saïd Bouamama) 意识形态的变化难以从与其互为因果的社会环境中剥离,科学则无法逃脱意识形态变化的约束。人类学和史前学也不例外。在整个18和19世纪,自然主义者和人类学者将土著居民工具化,让他们轮番扮演缺失的一环、不知羞耻的野人、或高贵的野人(因为“少于人类”)的角色。 1758年,林奈,现代生物分类学的创始人,建立了“大陆人种分类”。人类第一次被与灵长类动物归于一类,而“白人”则占据了人类金字塔尖。乔治·居维叶的影响力与权威,还有他的同僚及他们在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继任者们,巩固了这一将“波希曼人”和“霍屯督人”放在人类分层最底端,与动物类衔接的等级制度。 1864年,在多尔多涅的劳杰里-巴斯,发现了因大小夸张的性器官而被称为不知羞耻的维纳斯【维纳斯·英普迪克】。从这以后,众多女性小雕像陆续被发现。从大西洋到西伯利亚,最出名的还属莱斯普格和维伦多夫发现的那些,旧石器时代妇女雕像的原型。而有许多旧石器时代的女性塑像并不展现过肥臀部的形象,这些雕像参照萨拉·巴特曼的“霍屯督的维纳斯”从1864年起也被冠以维纳斯的名称。这些小雕塑立即被赋予了神秘和原始的价值,体现了当时主导的线性进化观念,也因此爱德华·皮耶特1894年提出了区分两个不同的种族:肥臀族,及更加文明的非肥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