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共产主义作家声援吉林吉罢工

Published on :

https://www.jacobinmag.com/2021/06/gurindji-strike-vestey-wave-hill-frank-hardy-the-unlucky-australians-whitlam-lingiari 作者 马里·雷亚译者 /Eloise Deng 自1966开始,浪山牛场的土著畜牧工、家政工人和他们的家人开始了为期九年的罢工,以此反对近乎等同于奴隶制的工作条件。共产主义作家弗兰克·哈代(Frank Hardy)帮助罢工者向世界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格陵兰岛的冰川融化释放了大量的有毒汞

Published on :

者 /Margaux Otter (Reporterre)译者 / Océane 最新的一项研究表明,格陵兰岛冰川融化后的河流和海峡中检测到了令人担忧的汞含量。 这种有毒的重金属积聚在野生动物和土著人的机体中。 气候变暖导致了冰川融化从而导致海平面升高,但不只是这些。据《自然地球科学》在5月24日周一发表的一篇研究表明,格陵兰岛冰川融化后的河流和海峡中检测到了令人担忧的汞含量。 科学家在2015和2018年两次前往格陵兰岛进行考察,从三条河流里分别采集了样本。这三条河流的水大部分都来自融化的冰盖,流速高达800m³/s。

这是我给西方世界的信——你们的文明正在抹杀地球上的生命. 作者:内蒙特·内奎莫(Nemonte Nenquimo)

Published on :

我们土著人民正为了拯救亚马逊雨林而战,但是整个地球都陷入了困境,因为你们不尊重它。 译/ Jialong Xu; 翻译自/Your civilisation is killing life on Earth 亚马逊地区九个国家尊敬的总统们以及所有对掠夺我们的雨林负有责任的世界各国领导人, 我的名字叫内蒙特·内奎莫(Nemonte Nenquimo)。我是瓦欧雷尼族(Waorani)的一个妇女,一个母亲,也是我的人民的一个领袖。亚马逊雨林是我的家。我之所以给你们写这封信是因为大火仍在肆虐。因为这些公司的原油正在我们的河流中溢流。因为开矿机正在偷窃黄金(他们这么做已经500年了),并且留下了露天矿场和毒素。因为土地的掠夺者们正在砍伐原始森林,以便可以牧养牛群,扩大养殖场规模,男性白人们也可以大快朵颐。因为当我们的年长者正死于新冠状病毒的时候,你们在盘算的下一步是侵蚀我们的土地以刺激一个从未使我们受益的经济。因为,作为土著人民,我们正在拼命保护我们所深爱的东西——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河流、动物、我们的森林,还有地球上的生命——现在该是你们听听我们声音的时候了。

Davi Kopenawa Yanomami

Published on :

与巴期刊《Trip》的访谈 作者 LinoBocchini 2012 年7月3日出版 翻译:Shaw Original version https://revistatrip.uol.com.br/trip/entrevista-com-davi-kopenawa-yanomami 译者的话:在导演西罗·格拉的电影《蛇之拥抱》的结尾,年迈的萨满最终遗忘了在亚马逊森林漫长的独居生活。他决定把萨满教圣草Yakrona的秘密托付给那位自称是亚马逊植物学家的白人。为了给观众保留一些惊喜,我不会透露戏剧性的情节。印象里,萨满说过这样的话: 「我曾经以为,我们的传统文化该由我们的子民来继承,但是事到如今我才明白,将之传承下去的是你们白人。」 这期2012年的采访时至今日仍然具有现世意义。他的影响或许在今天的议会政变之后将更为深远。议会政变意味着寡头势力正在以牺牲自然环境和社会资源为代价,对公地进行大量侵占,这无疑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破坏性灾难。Davi Kopenawa同样对记者表示: “多达一半的非印第安族人已经听到了我们的呼声。他们开始学习,讨论关于保护自然环境的问题。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印第安族人的声音应当更响亮,而你们更应当立耳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