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不可回收

Published on :

四十年间,塑料压膜机没有远离我们的生活。这很正常,这是一种减轻消费者愧疚敢感的行业策略,一个圈套。 https://lesjours.fr/obsessions/les-plastiqueurs/ep6-recyclage/ 2020 年8 月10 日第六章 照片:多萝西·莫桑(Dorothee Moisan) 编辑:托马斯·卢普雷(Thomas Louapre) 发行:弗朗索瓦·莫里斯(Francois Meurisse) 译者: Tengjiao Tan 诺言仅对相信它的人有用。这是自1980年代以来塑料行业在决定推广他们的吉祥物“可回收材料”时所作的打算。乍一看这个想法很有吸引力,甚至可以说是出色。谁不愿意相信可回收?这是一个意图消除那些我们用于制造新包装或塑料小鸭子时所产生的塑料废物的正义过程。有了这个诱人的承诺:海洋中的塑料将终结,无尽的循环将再也不会生产新的塑料颗粒。等等……再也不会生产新的塑料了?这是一种自杀行为,塑料行

帕特里克·查斯泰恩特:技术进步带来的问题比它解决的更多

Published on :

作者 / 科学批评(Sciences Critiques) 译者 / 恰恰 雅克·埃吕尔(Jacques Ellul,1912-1994),作为一位在“技术进步”议题上颇反传统的思想家和一位产出频繁的作者,也是有助于我们理解当代生态危机的知识分子中不可忽视的一位。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当下,他对 “技术社会”的解读,即“神化”了过度开发人类资源及自然之技术的社会,为我们揭露了威胁着现代社会的危险。我们向帕特里克·查斯泰恩特(Patrick Chastenent,波尔多大学政治学教授,《雅克·埃吕尔简介》(Introduction à Jacques Ellul,2019年由La Découverte出版)一书作者)提出了三问。 ··· 科学批评:雅克·埃吕尔的思想能够如何帮助我们来理解当下的危机及它的成因呢? 帕特里克·查斯泰恩特:从本质上而言,他的思想更是一种意在阐释真实的思维框架,而非某种封闭的哲学体系或者用于背诵的实用指南。埃吕尔反对提倡极端经济变量的马克思主义“圣经”,他认为现代社会无法简单地以“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来概括,因为它首先是一种“技术社会”,也就是说这是一种寻求效率、力量和控制却不足以有能力规避风险的社会。这不是说这场危机是处于多维度下的,更确切地讲,埃吕尔的思想更是一种以自由为基石、旨在理性分析威胁这种自由之危机的全局思想。 什么样的危险呢?首先是对技术力量的迷信,对技术的神化,和在所有领域内引发过度开发地球及人类资源的狂妄。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年轻的埃吕尔希望经济能服务于人类,而非本末倒置。但同时他也指出,尽管世界上存在诸多不同的意识形态,但所有政体都不约而同地在技术问题上做出了相同的选择,即寻求绝对高效和独立的手段。埃吕尔精准地描述了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现象,用他的说法就是“技术普遍化”,这意味着从长远来看,世界将变得越来越统一,并将愈发依赖技术专家。即便他未使用“全球化”这个词,但这一想法其实早在他的技术三部曲中便初见雏形,他将技术系统形容为“一个各要素相互联系的整体,个体的进化会推动整体的进化,而整体的任何变动都将反射到个体之上”。

重返⼟地的混凝⼟建造者

Published on :

作者/Aldo Poste, Le retour à la terre des bétonneurs 译者/Mengya Zhu ⼯业社会的象征性材料 , 在城市及其基础设施中⽆处不在的混凝⼟遭到了强烈的批评,⼈们经常用⽣⼟的种种好处与之对比。但是近年来,⽔泥⽣产商自⼰却采用了[⽣⼟]这种材料并将其整合到他们的⽣产中。 是好消息,还是彻底的虚伪? 阅读所需时间:26 分钟 近⼏年来⼀类新型环保主义者卷⼟重来:⽔泥⼯业家。事实上,这些碳排放的魁首 如今对⼀种似具备所有环保功能的材料充满兴趣—⽣⼟。他们在这场猎奇中—这或许更加稀奇—得到了传统⼟建造者的支持,其中包括CRAterre,这家1979 年成立的先锋协会⼏年之后成为格勒诺布尔建筑学校内第⼀个进⾏⽣⼟建筑研究的实验室。格勒诺布尔,这座都市在成为今天的“绿⾊之都”以前,曾在很长时间里被视作“灰⾦”之都。 混凝⼟的秩序 “ 如果混凝⼟建造者去朝圣,将会是在格勒诺布尔。”当地日报Le Postillon 马车夫报习惯地尖锐嘲讽道,因为除了历史上主要⽔泥⽣产商在此⼤规模建立,“事实上是在这里,⽔泥的科学配⽅被发现,同时世界上第⼀个浇筑混凝⼟建筑和第⼀座钢筋混凝⼟塔楼被建造。” 一切始于1817年,格勒诺布尔市民,巴黎综合工科生Louis Vicat提炼出石灰水凝性原则,即石灰在水中硬化能力的原则,包括石灰石中所含粘土比例和一定烧制温度。这些原则被用于构思人造液压石灰,以及之后水泥的生产。 这一“发现”将在刚刚开启的这一世纪中革新整个建造界。在Vicat之前,石灰基本上是手工生产,而且产量不稳定,只为偶尔满足当地工地的需求。石灰的质量参差不齐,并且取决于附近采石场里采出的岩石成分。建筑的稳固性首先依赖于工人的能力,和组装监工的技艺。在Vicat和他对超过600家法国采石场的岩石成分的详细统计之后,各地生产同质水泥的可能性促成了水泥工业的诞生。这一工业并不满足于只回应当地需求,而是创造并拓展了潜在市场。

资本主义的发明:自给自足的农民是如何变为工业雇佣奴隶的

Published on :

作者:Yasha Levine 翻译:恰恰 “……下层阶级必须保持贫困,否则他们将再也不会努力工作,只有傻子才不明白这个道理。” ——亚瑟·杨格(Arthur Young)(1771) 我们文化语境中的经济学说宣称:资本主义是个体自由与自由社会的同义词,难道不是这样吗?很好,如果您已经意识到这个逻辑只不过是一席好听的空话,那么我非常建议你们读一读经济历史学家迈克尔·佩雷尔曼(Michael Perelman)撰写的一本名为《资本主义的发明》(The Invention Of Capitalism)的书。他因不认同市场经济而被迫流放到加州州立大学奇科分校(Chico State),这是一所位于加州农村地区、被人遗忘的大学。佩雷尔曼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利用这段流放的时间,为了能写出一部超越那部“肤浅的童话”——《国富论》——的资本主义创造史,他潜心探索、深入研究亚当·斯密(Adam Smith)及其同代人的作品与通信。他非常建议我们读一些早期资本主义者、经济学家、哲学家、教士和政治家的原文作品,那会令人大开眼界。

这是我给西方世界的信——你们的文明正在抹杀地球上的生命. 作者:内蒙特·内奎莫(Nemonte Nenquimo)

Published on :

我们土著人民正为了拯救亚马逊雨林而战,但是整个地球都陷入了困境,因为你们不尊重它。 译/ Jialong Xu; 翻译自/Your civilisation is killing life on Earth 亚马逊地区九个国家尊敬的总统们以及所有对掠夺我们的雨林负有责任的世界各国领导人, 我的名字叫内蒙特·内奎莫(Nemonte Nenquimo)。我是瓦欧雷尼族(Waorani)的一个妇女,一个母亲,也是我的人民的一个领袖。亚马逊雨林是我的家。我之所以给你们写这封信是因为大火仍在肆虐。因为这些公司的原油正在我们的河流中溢流。因为开矿机正在偷窃黄金(他们这么做已经500年了),并且留下了露天矿场和毒素。因为土地的掠夺者们正在砍伐原始森林,以便可以牧养牛群,扩大养殖场规模,男性白人们也可以大快朵颐。因为当我们的年长者正死于新冠状病毒的时候,你们在盘算的下一步是侵蚀我们的土地以刺激一个从未使我们受益的经济。因为,作为土著人民,我们正在拼命保护我们所深爱的东西——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河流、动物、我们的森林,还有地球上的生命——现在该是你们听听我们声音的时候了。

暗夜的终结:夜晚的人造光是如何侵害世界的?

Published on :

公共电力在掠夺天穹地球神秘性的同时,还将躁动的不安、未解的奇异、神知的静谧与夜晚的沉思全部从世上驱逐了,一并被驱逐的,甚至还有“夜晚”本身;由此,。我们同样被剥夺了理解“白日”的能力。地球上生命力的减少是清晰可见的,但人们依旧在掩耳盗铃; 随着人类生活舒适度的提高,自从有了提高人类生活舒适度的科技进步后,恋人们可以在静谧的夜晚得以泡鸳鸯浴享受沐浴、煲电话粥、听唱片机。 但与此同时但也正因如此,他们却失去了在夜里夜间在同一个用同一个尿盆瓦罐中解手撒尿这种生活方的机会,无法体会这种生活方式带来的的强大魅力式的迷人魅力。

Davi Kopenawa Yanomami

Published on :

与巴期刊《Trip》的访谈 作者 LinoBocchini 2012 年7月3日出版 翻译:Shaw Original version https://revistatrip.uol.com.br/trip/entrevista-com-davi-kopenawa-yanomami 译者的话:在导演西罗·格拉的电影《蛇之拥抱》的结尾,年迈的萨满最终遗忘了在亚马逊森林漫长的独居生活。他决定把萨满教圣草Yakrona的秘密托付给那位自称是亚马逊植物学家的白人。为了给观众保留一些惊喜,我不会透露戏剧性的情节。印象里,萨满说过这样的话: 「我曾经以为,我们的传统文化该由我们的子民来继承,但是事到如今我才明白,将之传承下去的是你们白人。」 这期2012年的采访时至今日仍然具有现世意义。他的影响或许在今天的议会政变之后将更为深远。议会政变意味着寡头势力正在以牺牲自然环境和社会资源为代价,对公地进行大量侵占,这无疑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破坏性灾难。Davi Kopenawa同样对记者表示: “多达一半的非印第安族人已经听到了我们的呼声。他们开始学习,讨论关于保护自然环境的问题。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印第安族人的声音应当更响亮,而你们更应当立耳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