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工业之蜜糖,生态之砒霜

Published on :

作者 / Celia Izoard 译者 / 恰恰 调查3/3——大规模动用公共资金来大量生产氢气的勃勃野心,无论是其涉及到的交通、对贫穷国家的生产转移还是关于碳储存的构想,都使环境承受着巨大的风险。 这篇文章是氢主题三部分调查中的最后一篇。第一部分为:《氢气,消耗过大而不生态友好的能源》。第二部分为《法国氢能计划隐秘确认重启核电》。 在一次研讨会中,韩国企业集团现代汽车燃料电池部门的负责人金世勋(Saehoon Kim)曾表示:“以前,我们的行业与技术是在收集、运输和使用石油。而如今和未来,多亏了氢气,我们的工作将变成收集、运输和使用太阳。”这段十分乐观的发言反映了谣言传播之广,,而企业通过宣扬这一谣言来展现氢气是解开气候变暖困局的解药。

成为活动家的生活:朱玛西帕亚的自述

Published on :

者 / Peter Speetjens / Mongabay 译者/ Annie Lok Yan- Wong •在巴西亚马逊地区经常发生刺杀式的杀戮,导致社会环保活动家成为一种濒危物种,,例如针对 1988 年的奇科·门德斯和 2005 年的多萝西·斯坦修女的刺杀,造成了持续的恐惧气氛。 •根据人权监督机构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 2017年的数据,巴西是世界上对环保主义者来说最危险的国家:全球 201 例死亡中有 57 例发生在巴西。对环保人士的恐吓和谋杀一直持续到现在。 •活动家 朱玛西帕亚(Juma Xipaya) 见证她长大的村庄因 贝洛蒙特 (Belo Monte)大坝的建设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当她后来暴露腐败和无能时,她面临死亡威胁,现在一直处于戒备状态。 •近年来,西帕亚多次被两名武装暴徒驾驶的白色皮卡车追捕,但她的求助得不到警察的回应。他们最后更尝试夺去她的性命——险些杀死她和她的孩子。

气候与生物多样性,两类“联系错综复杂”的威胁

Published on :

作者/Hortense Chauvin (Reporterre) 译者/Yuru ZHENG 一份由跨政府气候变化专家组(GIEC)和国际生物多样性专家组(IPBES)联袂编撰的报告指出,我们应该同时思考改善气候异常和生物多样性骤减的问题。研究人员警告说,忽视了对动植物潜在影响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举措反而会适得其反。 改善气候异常和缓解生物多样性减少的问题是同时进行的。跨政府气候变化专家组(GIEC)与国际生物多样性专家组(IPBES)50多位作者在6月10日发表的联合文章中表明,这些危机的确“联系错综复杂”。它们之间有一些“共同机制”,发展研究院(IRD)的研究员和本报告的联合作者Yunne Shin解释道。人口增长,我们的生产和消费模式,我们优先发展的经济模式……对双方都造成了后果。同样,平均气温上升威胁动植物,而被保护的自然空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轻气候异常。因此有益于气候和生物多样性的举措值得推崇。Yunne Shin总结说,“我们可以一石二鸟,让举措变得更加有力和长效”。

世上的最后两头北方白犀

Published on :

纳金和法图死后,我们将失去什么? 者 / Sam Anderson 译者/ Danhua 苏丹死的那天,一切都感觉既不朽又平凡。那天是星期一。灰蒙蒙的天下着小雨。地平线上,太阳在肯尼亚山尖耸的双峰后朦胧着。小黑脸猴从篱笆那边溜进来,想偷上午收的胡萝卜。金属门吱吱作响。人们用斯瓦希里语轻声交谈。苏丹卧在泥里一动不动,粗壮的双腿盘在身下,巨大的脑袋歪的像翻了的船一样。它的大前角钝了,磨的伤痕累累。它急促的大口喘着气。周围,方圆数英里的大草原仍旧生机勃勃:疣猪、斑马、大象、长颈鹿、豹子、狮子、狒狒——这些生命重复着各自千百年的日常:狩猎、喂食和觅食,呼吸和溜达,待着。 苏丹也曾属于这样的宏大脉动,可现在它几乎动弹不了。它成了所有动态中心的一块巨大的静止。 苏丹是地球上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能追溯到数百万年前的一条进化线的尽头。虽然它的死是场灾难,但并不意外。这场严峻的生物保护危机,几十年来,正加速到来。各种最拼的措施——法律的、政治的、科学的——都已经用尽。 苏丹 45 岁,对犀牛来说已经年迈。它全身皮肤褶皱,皱纹从眼部发散开来。全身灰色,石头样的颜色;它就像一块呼吸着的巨石。几个月来,它身体不断衰竭。走路时,脚指磨着地面。腿上长满了疮;有处很深的伤口严重发炎。一天前,日落前夕,它最后一次倒下。起初,它挣扎着想再站起来——看护蹲下身子,想帮它——但它的腿太弱了。人们给它喂了包有止痛药的香蕉,一次 24 粒。兽医用医用粘土裹住它的伤口。 在它生命的最后几年,苏丹已然全球名星和动物保护标志。它像一位前总统一样,有 24/7 全天候武装警卫保护。游客从四面八方赶来看它。苏丹简直是一位完美的大使:它重达两吨多,却有金毛猎犬的个性。它愿让人摸,投喂零食——整根胡萝卜,夹在它的大方嘴里,像根橙色的小牙签。游客们知道自己正在触摸一个物种的最后香火,一个即将滑入虚空的原始巨人,心痛起来。许多人跑回车上去哭了。 尽管苏丹是最后一头雄性,但实际上,它并非同类中的最后一只。他还有两个活着的后代,都是雌性:女儿纳金和孙女法图。苏丹健康衰落时,这两头犀牛就在附近野地里吃草。在该物种奇异的存在之暮时——科学家们以令人心碎的直白称之为“功能性灭绝”——这俩头母犀将走完自己的岁月 。她们这一亚种已无法自然繁衍。两头雌性,无论如何也救不了这个物种。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苏丹被爱它的人围绕着。看护人是丛林老兵——对死亡丝毫不陌生。他们遭遇过狮子、大象、水牛和狒狒,还都幸存下来。但这次不同。我们一般期待物种灭绝在幕后发生,在史前的迷雾里,而非自己眼前,在具体的日历日里。可这就是发生了:2018 年 3 月 19 日。人们抓挠着苏丹粗糙的皮肤,道别,承诺,为人类的罪行道歉。最后,兽医对它实施了安乐死。一时间,它粗重地喘起来,然后就死了。 人们哭起来。但仍有工作要做。科学家们抽取了苏丹剩下的一点点精子,将其装在冰桶中,赶紧送往实验室。在兽圈里,研究团队取下苏丹的大片皮肤。看守人把它的骨头放在缸里煮。他们正在为遥远的未来准备一份礼物:总有一天,苏丹会在博物馆里被重新组装,就像渡渡鸟、大海雀或霸王龙一样,孩子们会知道曾经有一种叫北方白犀的动物。活着的生命可以看着死去的那些,试图想象它们活着的样子。但现实并非真能如此。我们永远无法重构那些使生命成为生命、使生活成为生活的、无聊或兴奋的所有奇特小时光。

走向生态社会主义革命

Published on :

者 / Michael Löwy https://www.revue-ballast.fr/vers-la-revolution-ecosocialiste-1-2/ 译者/杨李琼 本文不代表译者观点 “生态社会主义”一词诞生于1975年,从2000年代开始在国际上扎根。在历史社会主义——大部分是马克思主义——和政治生态学的十字路口,它揭示了双重困境:没有社会主义 的生态(即没有与资本主义秩序决裂)和没有生态的社会主义(即没有考虑是什么使地球上 的生命成为可能)。 法国 – 巴西社会学家和哲学家迈克尔.洛维(Michael Löwy)是其主要理论家之一,他是2001年《国际生态社会主义宣言》的合著者和二十年后《什么是生态社会主义?》的作者,他追溯了这一流行的革命性提案的主线。在第一部分,他描绘了生态社会 主义社会可能是什么样子的草图。 当代资本主义文明正处于危机之中。资本的无限积累、一切商品化、对劳动力和自然的无情 剥削以及由此产生的残酷竞争破坏了可持续未来的基础,从而危及人类这一物种的生存。我们面临的深刻和系统性威胁需要深刻而系统性的变革:伟大的转型。

阿尔巴尼亚测试植物修复技术:用植物来消除土壤污染

Published on :

译者/Mengya 在阿尔巴尼亚,农民们正在热情地种植一种曾经被认为不受欢迎的植物 [拉丁名Alyssum murale,庭荠属植物]。 因为通过吸取镍等重金属,具有”超积累性 “的这种庭荠属灌木植物会消除对土壤的污染。该实验得到了当地与法国科学家的支持。 无论该地区的农民如何努力,奥赫里德湖沿线充满阳光的田地产量始终不高。在这片距离马其顿边境几公里的红色干燥的土地上,人们必须保证牲畜的饲料供应。 “这块土地产量不高。这是因为土壤中的镍,” 戴着帽子的60岁农民Dalip Gaxho说, ” 唯一可种植的是饲料作物。这一片土地并不肥沃,不适合种植其他作物。” 在植被稀疏的山上,我们不时可以看到当地共产主义时期留下的地雷痕迹。

史前的男人也是女人

Published on :

作者/科学批评(Sciences critiques) 译者/恰恰 玛丽莲·巴杜-马席斯(Marylène Patou-Mathis)是一位史前学家,也是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研究负责人。她依靠该学科的最新发现以及当今学术文献所传达的普遍观点的分析,为一部全新的跨越时代的女性史奠定了基础,它因打破了性别歧视偏见而更加接近现实。我们向这位《史前人类同样为女人:女性隐形的历史》(L’Homme préhistorique est aussi une femme. Une histoire de l’invisibilité des femmes,Éditions Allary于2020年出版)的作者提出了三个问题。

伟大的解体:“我从没想过我会活着看到行星坍塌的恐怖”

Published on :

作者/乔艾尔·格吉斯译者/ Icy 看着我热爱的国家因澳大利亚政府拒绝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而遭受不可挽回的伤害,我的心碎了 这是澳大利亚作家应对 2020 年挑战的系列文章的一部分 如果你曾经和一个垂死的人在一起,你可能会意识到一个人的生命力到底有多强。父亲病重的时候,一个看不见的不归路渐渐被划过,突然死亡就在眼前。我们无奈地退后一步,知道无能为力,一些至关重要的东西已经溜走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地看着生命在痛苦的断断续续中熄灭。 作为一名气候科学家,目睹了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森林大火的发生,我对目睹了不可逆转的损失也感受到了同样令人反胃的认识。 在我们国家有记录以来最热和最干旱的一年中,经历了无情的高温和干旱,我们最后的原始森林化为灰烬。我们看到惊恐的动物皮毛着火逃离,它们的身体化为灰烬。那些幸存下来的人在被摧毁的栖息地的烧焦残骸中面临饥饿。

澳大利亚共产主义作家声援吉林吉罢工

Published on :

https://www.jacobinmag.com/2021/06/gurindji-strike-vestey-wave-hill-frank-hardy-the-unlucky-australians-whitlam-lingiari 作者 马里·雷亚译者 /Eloise Deng 自1966开始,浪山牛场的土著畜牧工、家政工人和他们的家人开始了为期九年的罢工,以此反对近乎等同于奴隶制的工作条件。共产主义作家弗兰克·哈代(Frank Hardy)帮助罢工者向世界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格陵兰岛的冰川融化释放了大量的有毒汞

Published on :

者 /Margaux Otter (Reporterre)译者 / Océane 最新的一项研究表明,格陵兰岛冰川融化后的河流和海峡中检测到了令人担忧的汞含量。 这种有毒的重金属积聚在野生动物和土著人的机体中。 气候变暖导致了冰川融化从而导致海平面升高,但不只是这些。据《自然地球科学》在5月24日周一发表的一篇研究表明,格陵兰岛冰川融化后的河流和海峡中检测到了令人担忧的汞含量。 科学家在2015和2018年两次前往格陵兰岛进行考察,从三条河流里分别采集了样本。这三条河流的水大部分都来自融化的冰盖,流速高达800m³/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