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想、实验、转向:过去的教训

Published on :

对历史的常见表述仍然是由一个宏大的叙事结构构成的:人类将经历一连串惊险离奇的事件,引领人类从狩猎采集者到工业社会。这幅从简单到复杂的人性的宏伟壁画在阅读格雷伯和温格罗的书时破碎了。过去的大胆发明能否激发我们当代的想象力? 亚历山德罗·皮格诺基(Alessandro Pignocchi)译者 / Dongyu Li

为什么教育是构建可持续发展的海洋生态系统的关键

Published on :

者 /Paul Kay 译者 / Evelyn可持续地捕捞和消费是保护香港海洋生态系统的关键。——美国国家地理探险员Stanley Shea. 我对动物的热爱始于我小时候看的野生动物纪录片。我在本科期间的专业是环境科学,并在香港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时,对海洋生物学产生了兴趣。当时的我意识到,自己或许能为香港做更多的事情。 2009年,我获得了硕士学位并有幸结识了Claire Nouvian女士。当时,Claire几年前在法国成立了Bloom协会后,也在香港设立了支部,她聘请我从事海洋保护相关的工作。我们的工作聚焦于科研成果,致力于通过填补人们环保知识的空白,从而提高人们的环保意识。此外,我们与一线官员,如渔业经理和海关官员分享我们的信息,帮助他们了解他们的工作对野生动物贸易的重要性,并分享关于如何使工作更有效率地执行的建议。

女人的险境:巴布亚油棕种植园土著女工的故事

Published on :

A Dangerous Place for Women. Stories of Indigenous Women Working in Oil Palm Plantations in Papua 作者/ Rassela Malinda 译者 / Danhua 油棕种植园对女工非常不安全,不仅因为工作本身不稳定,常遭受不公正待遇,还因为种植园内外随处可能遭遇性暴力和骚扰。 十米外,我看见一个女工右手提着水桶,左手拿着镰刀,站住了。我俩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她转身像要躲避我们。我在安盖村油棕种植园进行实地研究时,陪同我的当地居民罗伯图斯 (Robertus) 向她喊道:“玛丽亚大妈,是我,罗伯图斯”。然后她眯起眼睛回头看,“哦,是你吗,罗伯图斯?”她果然是想避开我们,以为我是来实地考察的公司干部,她有点怕。

红树林重建为何失败?

Published on :

Mangrove Restoration Frustration 这些沿海生态系统是碳汇,也是海岸线保护者,我们知道如何重建它们。为什么我们一直在用错误的方法? 作者/Katarina Zimmer 译者 / Yué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Knowable Magazine上,这是一份以新闻视角探索学术工作重要性的非营利出版物。 如果哪件事是全世界红树林保护的分水岭,那一定是2004年的印度洋海啸。那年圣诞节的第二天,一场里氏9.1级的地震沿海底断层线轰然而至,掀起了约100英尺高的巨浪,冲向人口密集的环印度洋海岸。这场灾难夺走了22.5万人的生命。 海啸发生后,一些科学家报告,与因水产养殖或沿海开发而砍伐森林的地区相比,沿海红树林湿地居民区遭受的破坏和人员伤亡更少。尽管红树林在如此毁灭性的海啸面前只能提供有限的保护(插入引用PDF),但这场磨难却有力地提醒人们,红树林可以成为抵御风暴潮、洪水和沿海生物等常规危害的重要缓冲器。 许多人牢记这一教训:红树林必须回归。

一旦迁徙动物走上避难,北极将成为它们的一个致命陷阱

Published on :

者 /Maïté Debove 译者 / Yuru Zheng 该研究针对迁徙动物向北极流亡现象提出了三个主要观点:这些迁徙不再是由于食物原因而发生,迁徙增加了动物们的捕猎行为,这同样增加了寄生和致病生物。 很多的动物向北极迁徙:哺乳动物、鱼类、鸟类和昆虫。但是这些迁徙物种在气候变化和人类带来的压力面前显得尤其的脆弱。一组由生物多样性和生态专家组成的研究队伍近期开展了一项研究,该研究针对北极迁徙动物做了25个调查并显示气候变化和人类干预对于这些迁徙者产生多重的影响。

在德国,环保主义者与煤矿作斗争

Published on :

菲利普·佩尔诺(Philippe Pernot)(Reporterre新闻) 译者/Dongyu Li 一位农民和数百名活动人士反对拆除吕策拉特(Lützerath)的小村庄,作为一个巨大煤矿扩建的一部分。到矿区的示威活动和节日使环保人士聚集在这个要捍卫的新区域,他们自11月初以来一直受到驱逐。 吕策拉特(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报道。 环保主义者们说:“吕策拉特正在像“不屈不挠的高卢人的村庄一样”抵抗,占据这个位于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亚琛和科隆之间的小村庄。” 在欧洲最大的煤矿之一加兹韦勒(Garzweiler)煤矿扩张的威胁下,两个月前一位农民在各方环保人士的支持下站了出来。他们在此建立了一个由树屋、帐篷和自占农场组成的防御区。这里目前有500名活动家。 吕策拉特被一个巨大的黑色和赭色的缺口——加兹韦勒(Garzweiler)煤矿所包围。这家煤矿由RWE采矿公司经营。据绿色和平组织的说,它是欧洲污染最严重的地方。一个土方工程在矿区和 “1.5°C边界”(《巴黎协定》中商定的最大温升)之间划定界限,它显露出局势的紧张:自11月1日起RWE公司有权越过它将吕策拉特夷为平地,而防御者们打算阻止它。

波洛莱、农业信贷银行、路易达孚:这些法国组织,居囤积土地之首

Published on :

作者 / Nadia Djaball 译者 / 恰恰 https://basta.media/Bollore-Credit-agricole-Louis 河流遭到污染,耕地和森林被油棕榈和橡胶树占领,未被履行的承诺……由最大直接股东波洛莱集团掌控的SOCFIN控股公司旗下的工业种植园中,当地居民面临着多种侵权行为…… ——来自文章《无地农民的斗争》 联合国的数据显示,即使有8.68亿人承受着营养不良之苦,一些跨国农业企业或投资基金依然在持续囤积农业用地。事实上,非洲、南美和亚洲的农民们相当于被勒索了德国国土面积三倍的农业用地。工业种植取代了当地农业。手握着金融企业的批准,诸多法国大企业参与到囤积土地的行动当中。

安德烈亚斯·马尔姆:“为了结束这场灾难,我们应该和统治阶级谈谈”

Published on :

作者:Laury-Anne Cholez & Hervé Kempf 译者:Yuru ZHENG 怎样才可以有效地保护气候和我们的生存?在本次访谈中,安德烈亚斯·马尔姆强调了气候灾难中资本家的中心角色。他为不限于非暴力的破环运动辩护。 安德烈亚斯·马尔姆是瑞典人文地理学大会的导师,他同样也是气候运动的倡导者。他著有作品《和历史背道而驰的人类中心论》(2017)、《如何破坏一条输油管》(2020)以及生产出版社(La Fabrique)出版的《蝙蝠与资本》(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