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女性,土著人:三类形象的共同恐惧

Published on :

文/Ana Minski 译/Mengya Zhu “有一些沉重的历史遗留问题需要被揭示,否则同样的意识形态陷阱会再次出现,并导向同样的盲目与政治僵局。”(Saïd Bouamama) 意识形态的变化难以从与其互为因果的社会环境中剥离,科学则无法逃脱意识形态变化的约束。人类学和史前学也不例外。在整个18和19世纪,自然主义者和人类学者将土著居民工具化,让他们轮番扮演缺失的一环、不知羞耻的野人、或高贵的野人(因为“少于人类”)的角色。 1758年,林奈,现代生物分类学的创始人,建立了“大陆人种分类”。人类第一次被与灵长类动物归于一类,而“白人”则占据了人类金字塔尖。乔治·居维叶的影响力与权威,还有他的同僚及他们在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继任者们,巩固了这一将“波希曼人”和“霍屯督人”放在人类分层最底端,与动物类衔接的等级制度。 1864年,在多尔多涅的劳杰里-巴斯,发现了因大小夸张的性器官而被称为不知羞耻的维纳斯【维纳斯·英普迪克】。从这以后,众多女性小雕像陆续被发现。从大西洋到西伯利亚,最出名的还属莱斯普格和维伦多夫发现的那些,旧石器时代妇女雕像的原型。而有许多旧石器时代的女性塑像并不展现过肥臀部的形象,这些雕像参照萨拉·巴特曼的“霍屯督的维纳斯”从1864年起也被冠以维纳斯的名称。这些小雕塑立即被赋予了神秘和原始的价值,体现了当时主导的线性进化观念,也因此爱德华·皮耶特1894年提出了区分两个不同的种族:肥臀族,及更加文明的非肥臀族。

与森林为伴

Published on :

作者/杰罗姆·刘易斯图源/尼科·刘易斯,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how-sustainable-development-ravaged-the-congo-basin/ 译/Dongyu Li 杰罗姆·刘易斯是人类学副教授、可持续发展人类学中心主任和伦敦大学学院极端公民科学小组的联合主任。2019年,他提出了蓬勃发展的多样性,一项旨在提高人们对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本土方式的认识的倡议.在一片漆黑中,我们坐在森林的地面上,身体靠得很近,几乎可以触摸到,我们唱着歌,每个声音发出不同的旋律,创造出一种紧密重叠的和声。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每一种旋律开始融合在一起,我们开始在自己创造的人声织锦中迷失自己。歌声的力度越来越大,协调性越来越完善,直到音乐美得让我们融为一体。巴亚卡人相信,这样的辉煌吸引着最优秀的精灵加入我们的队伍。它们像一个个发光的小点,在我们周围飘浮,忽而逼近,忽而又退向森林,它们细微的声音如口哨般吹出甜美的曲调,不时地从复调中滑过。被我们共同创造的美好所震撼,一些人喊出Njoor!(我的天!)Bisengo(真棒!)To bona! (就这样!)

人与自然的世界大战

Published on :

发表于2020年5月7日 Armand Farrachi 译/ Shaw (translated by Shaw) 领导者时常提醒我们,我们正处于“战争”状态:我们的敌人是恐怖主义、病毒和失业问题。当今,这场持续一百多年的战争无疑是世界共同面临的危机。它不再针对国家或瘟疫,而是通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国际贸易以及科学技术对自然和捍卫自然的人开战。许多国家元首(如特朗普或博尔索纳罗)都已对此做了公开宣告。自然破坏的规模之大,已经远远超越了一个“事件”和一场“危机”本身,它的影响将持续一个时代,甚至一个纪元。

追寻“可再生”能源背后的吊诡逻辑

Published on :

文/Nicolas Casaux 译/恰恰 (translated by Qiaqia) 文章一开始,想问大家几个很少被人提及的问题: 地球上各种不同生物群体的破坏,它们因无数有害物质和产品受到的侵害,以及自然环境遭受的严重污染,更多是工业文明生产所需能源的方式所造成的结果,还是使用能源的过程中造成的?抑或是两者皆有?那么它们各自在其中占据多少比例呢? 也就是说,地球是受到全球工业能源生产的直接影响还是间接影响? 每年数百万吨塑料倾泻进大海,是取决于工厂和工业区使用的能源类型吗?

Davi Kopenawa Yanomami

Published on :

与巴期刊《Trip》的访谈 作者 LinoBocchini 2012 年7月3日出版 翻译:Shaw Original version https://revistatrip.uol.com.br/trip/entrevista-com-davi-kopenawa-yanomami 译者的话:在导演西罗·格拉的电影《蛇之拥抱》的结尾,年迈的萨满最终遗忘了在亚马逊森林漫长的独居生活。他决定把萨满教圣草Yakrona的秘密托付给那位自称是亚马逊植物学家的白人。为了给观众保留一些惊喜,我不会透露戏剧性的情节。印象里,萨满说过这样的话: 「我曾经以为,我们的传统文化该由我们的子民来继承,但是事到如今我才明白,将之传承下去的是你们白人。」 这期2012年的采访时至今日仍然具有现世意义。他的影响或许在今天的议会政变之后将更为深远。议会政变意味着寡头势力正在以牺牲自然环境和社会资源为代价,对公地进行大量侵占,这无疑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破坏性灾难。Davi Kopenawa同样对记者表示: “多达一半的非印第安族人已经听到了我们的呼声。他们开始学习,讨论关于保护自然环境的问题。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印第安族人的声音应当更响亮,而你们更应当立耳倾听。”

暗夜的终结:夜晚的人造光是如何侵害世界的?

Published on :

公共电力在掠夺天穹地球神秘性的同时,还将躁动的不安、未解的奇异、神知的静谧与夜晚的沉思全部从世上驱逐了,一并被驱逐的,甚至还有“夜晚”本身;由此,。我们同样被剥夺了理解“白日”的能力。地球上生命力的减少是清晰可见的,但人们依旧在掩耳盗铃; 随着人类生活舒适度的提高,自从有了提高人类生活舒适度的科技进步后,恋人们可以在静谧的夜晚得以泡鸳鸯浴享受沐浴、煲电话粥、听唱片机。 但与此同时但也正因如此,他们却失去了在夜里夜间在同一个用同一个尿盆瓦罐中解手撒尿这种生活方的机会,无法体会这种生活方式带来的的强大魅力式的迷人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