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解体:“我从没想过我会活着看到行星坍塌的恐怖”

Published on :

作者/乔艾尔·格吉斯译者/ Icy 看着我热爱的国家因澳大利亚政府拒绝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而遭受不可挽回的伤害,我的心碎了 这是澳大利亚作家应对 2020 年挑战的系列文章的一部分 如果你曾经和一个垂死的人在一起,你可能会意识到一个人的生命力到底有多强。父亲病重的时候,一个看不见的不归路渐渐被划过,突然死亡就在眼前。我们无奈地退后一步,知道无能为力,一些至关重要的东西已经溜走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地看着生命在痛苦的断断续续中熄灭。 作为一名气候科学家,目睹了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森林大火的发生,我对目睹了不可逆转的损失也感受到了同样令人反胃的认识。 在我们国家有记录以来最热和最干旱的一年中,经历了无情的高温和干旱,我们最后的原始森林化为灰烬。我们看到惊恐的动物皮毛着火逃离,它们的身体化为灰烬。那些幸存下来的人在被摧毁的栖息地的烧焦残骸中面临饥饿。

格陵兰岛的冰川融化释放了大量的有毒汞

Published on :

者 /Margaux Otter (Reporterre)译者 / Océane 最新的一项研究表明,格陵兰岛冰川融化后的河流和海峡中检测到了令人担忧的汞含量。 这种有毒的重金属积聚在野生动物和土著人的机体中。 气候变暖导致了冰川融化从而导致海平面升高,但不只是这些。据《自然地球科学》在5月24日周一发表的一篇研究表明,格陵兰岛冰川融化后的河流和海峡中检测到了令人担忧的汞含量。 科学家在2015和2018年两次前往格陵兰岛进行考察,从三条河流里分别采集了样本。这三条河流的水大部分都来自融化的冰盖,流速高达800m³/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