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环保主义者与煤矿作斗争

Published on :

菲利普·佩尔诺(Philippe Pernot)(Reporterre新闻) 译者/Dongwu Li 一位农民和数百名活动人士反对拆除吕策拉特(Lützerath)的小村庄,作为一个巨大煤矿扩建的一部分。到矿区的示威活动和节日使环保人士聚集在这个要捍卫的新区域,他们自11月初以来一直受到驱逐。 吕策拉特(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报道。 环保主义者们说:“吕策拉特正在像“不屈不挠的高卢人的村庄一样”抵抗,占据这个位于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亚琛和科隆之间的小村庄。” 在欧洲最大的煤矿之一加兹韦勒(Garzweiler)煤矿扩张的威胁下,两个月前一位农民在各方环保人士的支持下站了出来。他们在此建立了一个由树屋、帐篷和自占农场组成的防御区。这里目前有500名活动家。 吕策拉特被一个巨大的黑色和赭色的缺口——加兹韦勒(Garzweiler)煤矿所包围。这家煤矿由RWE采矿公司经营。据绿色和平组织的说,它是欧洲污染最严重的地方。一个土方工程在矿区和 “1.5°C边界”(《巴黎协定》中商定的最大温升)之间划定界限,它显露出局势的紧张:自11月1日起RWE公司有权越过它将吕策拉特夷为平地,而防御者们打算阻止它。

伟大的解体:“我从没想过我会活着看到行星坍塌的恐怖”

Published on :

作者/乔艾尔·格吉斯译者/ Icy 看着我热爱的国家因澳大利亚政府拒绝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而遭受不可挽回的伤害,我的心碎了 这是澳大利亚作家应对 2020 年挑战的系列文章的一部分 如果你曾经和一个垂死的人在一起,你可能会意识到一个人的生命力到底有多强。父亲病重的时候,一个看不见的不归路渐渐被划过,突然死亡就在眼前。我们无奈地退后一步,知道无能为力,一些至关重要的东西已经溜走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地看着生命在痛苦的断断续续中熄灭。 作为一名气候科学家,目睹了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森林大火的发生,我对目睹了不可逆转的损失也感受到了同样令人反胃的认识。 在我们国家有记录以来最热和最干旱的一年中,经历了无情的高温和干旱,我们最后的原始森林化为灰烬。我们看到惊恐的动物皮毛着火逃离,它们的身体化为灰烬。那些幸存下来的人在被摧毁的栖息地的烧焦残骸中面临饥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