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地的混凝⼟建造者

Published on :

作者/Aldo Poste, Le retour à la terre des bétonneurs 译者/Mengya Zhu ⼯业社会的象征性材料 , 在城市及其基础设施中⽆处不在的混凝⼟遭到了强烈的批评,⼈们经常用⽣⼟的种种好处与之对比。但是近年来,⽔泥⽣产商自⼰却采用了[⽣⼟]这种材料并将其整合到他们的⽣产中。 是好消息,还是彻底的虚伪? 阅读所需时间:26 分钟 近⼏年来⼀类新型环保主义者卷⼟重来:⽔泥⼯业家。事实上,这些碳排放的魁首 如今对⼀种似具备所有环保功能的材料充满兴趣—⽣⼟。他们在这场猎奇中—这或许更加稀奇—得到了传统⼟建造者的支持,其中包括CRAterre,这家1979 年成立的先锋协会⼏年之后成为格勒诺布尔建筑学校内第⼀个进⾏⽣⼟建筑研究的实验室。格勒诺布尔,这座都市在成为今天的“绿⾊之都”以前,曾在很长时间里被视作“灰⾦”之都。 混凝⼟的秩序 “ 如果混凝⼟建造者去朝圣,将会是在格勒诺布尔。”当地日报Le Postillon 马车夫报习惯地尖锐嘲讽道,因为除了历史上主要⽔泥⽣产商在此⼤规模建立,“事实上是在这里,⽔泥的科学配⽅被发现,同时世界上第⼀个浇筑混凝⼟建筑和第⼀座钢筋混凝⼟塔楼被建造。” 一切始于1817年,格勒诺布尔市民,巴黎综合工科生Louis Vicat提炼出石灰水凝性原则,即石灰在水中硬化能力的原则,包括石灰石中所含粘土比例和一定烧制温度。这些原则被用于构思人造液压石灰,以及之后水泥的生产。 这一“发现”将在刚刚开启的这一世纪中革新整个建造界。在Vicat之前,石灰基本上是手工生产,而且产量不稳定,只为偶尔满足当地工地的需求。石灰的质量参差不齐,并且取决于附近采石场里采出的岩石成分。建筑的稳固性首先依赖于工人的能力,和组装监工的技艺。在Vicat和他对超过600家法国采石场的岩石成分的详细统计之后,各地生产同质水泥的可能性促成了水泥工业的诞生。这一工业并不满足于只回应当地需求,而是创造并拓展了潜在市场。

当全法国都成为保护区的那天

Published on :

作者/Alessandro Pignocchi 译者/恰恰 未来,人们以公共利益为重而放弃私人占有,自然与文明之间区别的取缔将使文明得以进化。这一转折点就就于2018年夏秋季节所进行的荒朗德圣母市民间守护区的重建和扩张项目中来临。 Alessandro Pignocchi是一位从事认知科学和艺术哲学研究的学者,他还是一位绘本插图师及作者。他出版了《Anent – Nouvelles des Indiens jivaros》(阿恩特——舒阿印第安人的故事,Philippe Descola作序)和《Petit Traité d’écologie sauvage》(野外生态小条约)。同时他还运营着一家播客。 历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