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共产主义作家声援吉林吉罢工

Published on :

https://www.jacobinmag.com/2021/06/gurindji-strike-vestey-wave-hill-frank-hardy-the-unlucky-australians-whitlam-lingiari 作者 马里·雷亚译者 /Eloise Deng 自1966开始,浪山牛场的土著畜牧工、家政工人和他们的家人开始了为期九年的罢工,以此反对近乎等同于奴隶制的工作条件。共产主义作家弗兰克·哈代(Frank Hardy)帮助罢工者向世界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赛尔吉 拉图什 ( Serge Latouche ) : 科学有必要去殖民化

Published on :

日/记者:Gary Libot 译者 /Tengjiao Tan 巴黎南大学(Paris-Sud ) 名誉教授赛尔吉·拉图什( Serge Latouche ) 自1960年以来深入批判发展与经济增长。他认为从二战开始科学逐渐成为科学与技术的结合。对于技术和科学而言,这都是历史的空前。科学技术已经,也正在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前无古人又绝无仅有的角色,同时它也成为了资本主义热工业膨胀的源动力。 科学批判 — 您有很长时间作为致力于发展的经济学家,那么发展这个概念来源于哪里呢? 赛尔吉拉图什( Serge Latouche ) : 每当我 们去寻找概念的时候,它都会有一些随意。“发展 ( développement ) ”这个词是由生物进化学来的,与“增长 ( croissance ) ”有些类似。我们可以发现,很久以来,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起德语文本中 “ entwicklung (发展、成长)”在法语与英文环境中通常被翻译为“ développement ( 发展 )”具有经济的意味。如果将前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 Harry Truman ) 1949年1月20日的著名演讲作为“发展”这个概念诞生的标志性日期,那是因为它抛出了一个有力的符号,那就是经济“发达 ( développement économique )”与“欠发达 ( sous-développement économique )”。 “ […]

身披叶丛的条纹阴影

Published on :

作者 / Dénètem Touam Bona 译者 / 恰恰 当无尽的火焰让令人垂涎的热带地区(亚马逊、婆罗洲等地)上方的天空蒙上阴翳之时,我们便为“原始”森林遭受的破坏而感到惊慌。然而,这股对伊甸园无可抑制的怀念正使它原本意欲加以谴责的侵略式色情不断壮大,这是一种“对‘处女般’自然的(新)殖民式侵犯”。 —————— “我们想对哲学家们说,除了如火药般四处蔓延的破坏,文明并未教给我们什么”。 有时我们的大脑一片空白,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你会安慰自己很快就会想起来,这不过是情绪或疲劳导致的短暂效果。你忘记的那个名字就悠悠地停在舌尖,仿佛为了更好地嘲笑你一般,往往它会在最后从口中滑出……但有时我们的生活本身也会逃离我们的控制,它忽然变得陌生无比,就像是一只我们曾以为会永远忠诚的狗。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它便骤然转身加入了狼群,加入了一种野性的生活,人类千年驯化结成的乖顺将会在它后代的血液中被全然抹去。正是在这些时刻,我们全力对抗的空虚、背叛、崩溃、笑声的放肆将我们置身于锐利的碎片中——无法同化。 你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或多或少些许有意地拒绝去接受旁人赋予你的角色或位置。你的反抗是静默无息的,与其说抗争,不如说是逃避。“这个孩子可真是个野蛮人!”……多少次你曾在那些议论你事情的大人口中听见这样的话?你不喜欢说话,也不想让自己被他人的言语所束缚。而这些无形的网束缚着我们,构建着我们的行为与思想,甚至以此给“我们是谁”写下结论。 泰山第一个让你喜欢上他的特质就是沉默:你仿佛能够感觉到他也有着和你一样的对语言的不信任。正因如此,我们能够成为猿人和英雄!你就是丛林的王者,在藤蔓间肆意奔跃,跳出屏幕的边界,获得野蛮却自由的生活,不穿裤子和鞋子,没有红绿灯和禁止行进的方向,也没有抹除巴黎天际线的建筑群——这是一种在言语之外才能充分表达的生活,在飓风的呼啸中,你梦见自己在马路中央或者地铁过道中放声大喊。但是在电视播出《泰山》片段的第二天,你就在15区的小小校园中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就像是电影还在继续上演,或者说在追逐着你一样:猴啸、雨川、猎豹和手鼓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这时,你或许意识到了此刻你并不属于哥伦布、利文斯通等胜利者的阵营。你或许想立刻从地下消失,用皂角、洗衣粉和漂白剂擦洗、擦洗、再擦洗,抹去这原本不属于你的肤色。你或许想将它磨砺,直至黑色尽数褪去,直至皮肤变得透明为止。

重返⼟地的混凝⼟建造者

Published on :

作者/Aldo Poste, Le retour à la terre des bétonneurs 译者/Mengya Zhu ⼯业社会的象征性材料 , 在城市及其基础设施中⽆处不在的混凝⼟遭到了强烈的批评,⼈们经常用⽣⼟的种种好处与之对比。但是近年来,⽔泥⽣产商自⼰却采用了[⽣⼟]这种材料并将其整合到他们的⽣产中。 是好消息,还是彻底的虚伪? 阅读所需时间:26 分钟 近⼏年来⼀类新型环保主义者卷⼟重来:⽔泥⼯业家。事实上,这些碳排放的魁首 如今对⼀种似具备所有环保功能的材料充满兴趣—⽣⼟。他们在这场猎奇中—这或许更加稀奇—得到了传统⼟建造者的支持,其中包括CRAterre,这家1979 年成立的先锋协会⼏年之后成为格勒诺布尔建筑学校内第⼀个进⾏⽣⼟建筑研究的实验室。格勒诺布尔,这座都市在成为今天的“绿⾊之都”以前,曾在很长时间里被视作“灰⾦”之都。 混凝⼟的秩序 “ 如果混凝⼟建造者去朝圣,将会是在格勒诺布尔。”当地日报Le Postillon 马车夫报习惯地尖锐嘲讽道,因为除了历史上主要⽔泥⽣产商在此⼤规模建立,“事实上是在这里,⽔泥的科学配⽅被发现,同时世界上第⼀个浇筑混凝⼟建筑和第⼀座钢筋混凝⼟塔楼被建造。” 一切始于1817年,格勒诺布尔市民,巴黎综合工科生Louis Vicat提炼出石灰水凝性原则,即石灰在水中硬化能力的原则,包括石灰石中所含粘土比例和一定烧制温度。这些原则被用于构思人造液压石灰,以及之后水泥的生产。 这一“发现”将在刚刚开启的这一世纪中革新整个建造界。在Vicat之前,石灰基本上是手工生产,而且产量不稳定,只为偶尔满足当地工地的需求。石灰的质量参差不齐,并且取决于附近采石场里采出的岩石成分。建筑的稳固性首先依赖于工人的能力,和组装监工的技艺。在Vicat和他对超过600家法国采石场的岩石成分的详细统计之后,各地生产同质水泥的可能性促成了水泥工业的诞生。这一工业并不满足于只回应当地需求,而是创造并拓展了潜在市场。

当全法国都成为保护区的那天

Published on :

作者/Alessandro Pignocchi 译者/恰恰 未来,人们以公共利益为重而放弃私人占有,自然与文明之间区别的取缔将使文明得以进化。这一转折点就就于2018年夏秋季节所进行的荒朗德圣母市民间守护区的重建和扩张项目中来临。 Alessandro Pignocchi是一位从事认知科学和艺术哲学研究的学者,他还是一位绘本插图师及作者。他出版了《Anent – Nouvelles des Indiens jivaros》(阿恩特——舒阿印第安人的故事,Philippe Descola作序)和《Petit Traité d’écologie sauvage》(野外生态小条约)。同时他还运营着一家播客。 历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