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亚饲养牲畜

Published on :

夏洛特·马尔基纳( Charlotte Marchina )翻译: Dongyu Li & Tengjiao Tan 人类学家夏洛特·马尔基纳 ( Charlotte Marchina ) 在一次关于她在北亚的经历的采访中,向我们展示了一些西伯利亚和蒙古牧民的领地与动物的关系,及其与欧洲的不同之处。 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更多图片在蒙古:https://www.trekearth.com/gallery/Asia/Mongolia/page1.htm 这次谈话发生在2019年6月《游牧民族的土地》一书出版之后。 出于什么样的个人原因您决定在蒙古和俄罗斯做这样一个关于牧民,动物和他们土地的研究? 因为我对蒙古人以及他们的动物感兴趣已经有二十年了,所以这项研究是以某种方式实现了我的一个童年梦想。在我年幼的时候我的父母曾送给我一张展示全世界诸多马种的海报。在我决定去做一项百科全书研究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为形态学而痴迷,为有着古怪名字的普热瓦尔斯基( Przewalski ) 蒙古马而痴迷。十年间我在那里学到了蒙古人的生存和生活的方式,这就像在梦里。在我还是人类学研究生时我就已经成为马的爱好者和骑手,在学习蒙古语的同时开始这项“蒙古人与马的关系的研究”。得益于我曾学习俄语,我将调查范围从蒙古拓展到蒙古边境线之外的俄罗斯。那里生活着布里亚特人( Les Bouriates ) 。西伯利亚同样令我向往,这项工作让我在知识层面把反思的第一要素放他们的竞赛中、口语中、在马的个性特征上、在选种和命名体系上。同样我也将这种反思置于他们最小化骑手角色的能动性上。在这项研究中我谈及到:牧民认识到了马的心理特征和身体特征对于马的重要性,以及这些认知如何影响到了牧民的技术。蒙古人认为马是专注且聪明的,但骆驼是愚蠢的。这让我继续扩大了我的研究和对照范围:我将研究的范围从两个蒙古人扩大到他们和每一个物种的关系。其中包括马、骆驼、牛、山羊都维系着怎样的关系。这在我的书中和研究成果中有所提。

当全法国都成为保护区的那天

Published on :

作者/Alessandro Pignocchi 译者/恰恰 未来,人们以公共利益为重而放弃私人占有,自然与文明之间区别的取缔将使文明得以进化。这一转折点就就于2018年夏秋季节所进行的荒朗德圣母市民间守护区的重建和扩张项目中来临。 Alessandro Pignocchi是一位从事认知科学和艺术哲学研究的学者,他还是一位绘本插图师及作者。他出版了《Anent – Nouvelles des Indiens jivaros》(阿恩特——舒阿印第安人的故事,Philippe Descola作序)和《Petit Traité d’écologie sauvage》(野外生态小条约)。同时他还运营着一家播客。 历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