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的发明:自给自足的农民是如何变为工业雇佣奴隶的

Published on :

作者:Yasha Levine 翻译:恰恰 “……下层阶级必须保持贫困,否则他们将再也不会努力工作,只有傻子才不明白这个道理。” ——亚瑟·杨格(Arthur Young)(1771) 我们文化语境中的经济学说宣称:资本主义是个体自由与自由社会的同义词,难道不是这样吗?很好,如果您已经意识到这个逻辑只不过是一席好听的空话,那么我非常建议你们读一读经济历史学家迈克尔·佩雷尔曼(Michael Perelman)撰写的一本名为《资本主义的发明》(The Invention Of Capitalism)的书。他因不认同市场经济而被迫流放到加州州立大学奇科分校(Chico State),这是一所位于加州农村地区、被人遗忘的大学。佩雷尔曼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利用这段流放的时间,为了能写出一部超越那部“肤浅的童话”——《国富论》——的资本主义创造史,他潜心探索、深入研究亚当·斯密(Adam Smith)及其同代人的作品与通信。他非常建议我们读一些早期资本主义者、经济学家、哲学家、教士和政治家的原文作品,那会令人大开眼界。

我们狩猎采集者的未来:气候变化, 农业, 与文明的崩解

Published on :

John Gowdy, 英译法:Mengya Zhu, 原始文章此链接地址, en français ici原译者[英译法]注: Gowdy是伦斯勒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和科学技术研究教授,伦斯勒理工学院是一个美国研究机构/大学,专注于科学技术领域,位于美国纽约州特洛伊。 关键点 全新世的气候稳定使得农业和文明成为可能,而此前更新世不稳定的气候则无法使之实现 农业社会充斥着过度开发和崩溃,气候变化往往加剧了它们的衰败。 如果“一切照旧”,预测显示至2100年,气候将会变暖3 至4 °C,其后还会升温8至10°C。 未来的气候变化将使地球重新回到更新世那样的不稳定气候条件中,而农业也将消失。 人类社会将重返狩猎采集时代。 摘要 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大概30万年中,我们作为狩猎采集者生活在可持续且平等的数十人构成的社区里[存在争议的偏见,原译者注]。地球上的人类生活,以及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生物物理系统中的位置,在全新世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是大概12000年前开始的地质时代:史无前例的气候稳定和炎热气温组合在一起,使得在世界多个地区,更大程度地依赖野生谷物为生成为可能。

寻找年轻工程师,推广软技术

Published on :

翻译\Yuxuan Xi, 校对读取\Shaw 译者注:在法国举办软技术[low tech]培训课程 2020年8月27日——记者:马修·朱布林(Matthieu Jublin) · 策勒莱韦斯科和卢西坦(维埃纳),报道 “我有一个好消息,格雷琳特铁铲(La grelinette)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人们围成一圈坐在离帐篷不远的稻草上,为他鼓掌。星期三是有成效的一天,阳光照耀着劳登涅尔(Laudonnière)。8月17日至23日,在普瓦捷(维埃纳)以南20公里的地方,举行了第二届替代能源和低技术周。格雷琳特铁铲(La grelinette)?这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低技术工具:配备两个手柄的大铲子,我们可以踩上铲子,利用杠杆原理将土地撬起,以便在不转动或者不摇动土地的情况下使其深处的土变松,从而保留了土壤的生命。 这些全部都不使用化石燃料。

这是我给西方世界的信——你们的文明正在抹杀地球上的生命. 作者:内蒙特·内奎莫(Nemonte Nenquimo)

Published on :

我们土著人民正为了拯救亚马逊雨林而战,但是整个地球都陷入了困境,因为你们不尊重它。 译/ Jialong Xu; 翻译自/Your civilisation is killing life on Earth 亚马逊地区九个国家尊敬的总统们以及所有对掠夺我们的雨林负有责任的世界各国领导人, 我的名字叫内蒙特·内奎莫(Nemonte Nenquimo)。我是瓦欧雷尼族(Waorani)的一个妇女,一个母亲,也是我的人民的一个领袖。亚马逊雨林是我的家。我之所以给你们写这封信是因为大火仍在肆虐。因为这些公司的原油正在我们的河流中溢流。因为开矿机正在偷窃黄金(他们这么做已经500年了),并且留下了露天矿场和毒素。因为土地的掠夺者们正在砍伐原始森林,以便可以牧养牛群,扩大养殖场规模,男性白人们也可以大快朵颐。因为当我们的年长者正死于新冠状病毒的时候,你们在盘算的下一步是侵蚀我们的土地以刺激一个从未使我们受益的经济。因为,作为土著人民,我们正在拼命保护我们所深爱的东西——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河流、动物、我们的森林,还有地球上的生命——现在该是你们听听我们声音的时候了。

动物,女性,土著人:三类形象的共同恐惧

Published on :

文/Ana Minski 译/Mengya Zhu “有一些沉重的历史遗留问题需要被揭示,否则同样的意识形态陷阱会再次出现,并导向同样的盲目与政治僵局。”(Saïd Bouamama) 意识形态的变化难以从与其互为因果的社会环境中剥离,科学则无法逃脱意识形态变化的约束。人类学和史前学也不例外。在整个18和19世纪,自然主义者和人类学者将土著居民工具化,让他们轮番扮演缺失的一环、不知羞耻的野人、或高贵的野人(因为“少于人类”)的角色。 1758年,林奈,现代生物分类学的创始人,建立了“大陆人种分类”。人类第一次被与灵长类动物归于一类,而“白人”则占据了人类金字塔尖。乔治·居维叶的影响力与权威,还有他的同僚及他们在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继任者们,巩固了这一将“波希曼人”和“霍屯督人”放在人类分层最底端,与动物类衔接的等级制度。 1864年,在多尔多涅的劳杰里-巴斯,发现了因大小夸张的性器官而被称为不知羞耻的维纳斯【维纳斯·英普迪克】。从这以后,众多女性小雕像陆续被发现。从大西洋到西伯利亚,最出名的还属莱斯普格和维伦多夫发现的那些,旧石器时代妇女雕像的原型。而有许多旧石器时代的女性塑像并不展现过肥臀部的形象,这些雕像参照萨拉·巴特曼的“霍屯督的维纳斯”从1864年起也被冠以维纳斯的名称。这些小雕塑立即被赋予了神秘和原始的价值,体现了当时主导的线性进化观念,也因此爱德华·皮耶特1894年提出了区分两个不同的种族:肥臀族,及更加文明的非肥臀族。

与森林为伴

Published on :

作者/杰罗姆·刘易斯图源/尼科·刘易斯,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how-sustainable-development-ravaged-the-congo-basin/ 译/Dongyu Li 杰罗姆·刘易斯是人类学副教授、可持续发展人类学中心主任和伦敦大学学院极端公民科学小组的联合主任。2019年,他提出了蓬勃发展的多样性,一项旨在提高人们对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本土方式的认识的倡议.在一片漆黑中,我们坐在森林的地面上,身体靠得很近,几乎可以触摸到,我们唱着歌,每个声音发出不同的旋律,创造出一种紧密重叠的和声。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每一种旋律开始融合在一起,我们开始在自己创造的人声织锦中迷失自己。歌声的力度越来越大,协调性越来越完善,直到音乐美得让我们融为一体。巴亚卡人相信,这样的辉煌吸引着最优秀的精灵加入我们的队伍。它们像一个个发光的小点,在我们周围飘浮,忽而逼近,忽而又退向森林,它们细微的声音如口哨般吹出甜美的曲调,不时地从复调中滑过。被我们共同创造的美好所震撼,一些人喊出Njoor!(我的天!)Bisengo(真棒!)To bona! (就这样!)

人与自然的世界大战

Published on :

发表于2020年5月7日 Armand Farrachi 译/ Shaw (translated by Shaw) 领导者时常提醒我们,我们正处于“战争”状态:我们的敌人是恐怖主义、病毒和失业问题。当今,这场持续一百多年的战争无疑是世界共同面临的危机。它不再针对国家或瘟疫,而是通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国际贸易以及科学技术对自然和捍卫自然的人开战。许多国家元首(如特朗普或博尔索纳罗)都已对此做了公开宣告。自然破坏的规模之大,已经远远超越了一个“事件”和一场“危机”本身,它的影响将持续一个时代,甚至一个纪元。

追寻“可再生”能源背后的吊诡逻辑

Published on :

文/Nicolas Casaux 译/恰恰 (translated by Qiaqia) 文章一开始,想问大家几个很少被人提及的问题: 地球上各种不同生物群体的破坏,它们因无数有害物质和产品受到的侵害,以及自然环境遭受的严重污染,更多是工业文明生产所需能源的方式所造成的结果,还是使用能源的过程中造成的?抑或是两者皆有?那么它们各自在其中占据多少比例呢? 也就是说,地球是受到全球工业能源生产的直接影响还是间接影响? 每年数百万吨塑料倾泻进大海,是取决于工厂和工业区使用的能源类型吗?

Davi Kopenawa Yanomami

Published on :

与巴期刊《Trip》的访谈 作者 LinoBocchini 2012 年7月3日出版 翻译:Shaw Original version https://revistatrip.uol.com.br/trip/entrevista-com-davi-kopenawa-yanomami 译者的话:在导演西罗·格拉的电影《蛇之拥抱》的结尾,年迈的萨满最终遗忘了在亚马逊森林漫长的独居生活。他决定把萨满教圣草Yakrona的秘密托付给那位自称是亚马逊植物学家的白人。为了给观众保留一些惊喜,我不会透露戏剧性的情节。印象里,萨满说过这样的话: 「我曾经以为,我们的传统文化该由我们的子民来继承,但是事到如今我才明白,将之传承下去的是你们白人。」 这期2012年的采访时至今日仍然具有现世意义。他的影响或许在今天的议会政变之后将更为深远。议会政变意味着寡头势力正在以牺牲自然环境和社会资源为代价,对公地进行大量侵占,这无疑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破坏性灾难。Davi Kopenawa同样对记者表示: “多达一半的非印第安族人已经听到了我们的呼声。他们开始学习,讨论关于保护自然环境的问题。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印第安族人的声音应当更响亮,而你们更应当立耳倾听。”